比1-8月回升0.1个百分点

  2016年3季度,实际GDP增速为6.7%,连续3个季度增速持平,结束了近年来持续下滑的趋势。名义GDP增速达到7.8%,连续4个季度回升,完成了触底反弹。同时,名义GDP增速连续3个季度显著超过实际GDP增速,意味着以GDP平减指数衡量的总体价格水平全面转正,通货紧缩压力大为减轻,经济增长的获得感增强。

  2016年1-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4%,增速比上半年回升0.1个百分点;9月份消费同比名义增长10.7%,比8月份回升0.1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1-9月份消费实际增长9.8%,比上半年增速回升0.1个百分点。

  同时,自8月份起,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的趋势得到扭转。2016年1-9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8.2%,比1-8月回升0.1个百分点,9月当月投资增长9.0%,短期内经济下行的压力大为减轻。

  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导致全球贸易增速显著回落,加上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及相关的全球价值链收缩,对我国进出口增长也造成了下行压力。经过一年多的调整,自今年2季度以来,中国进出口增速的跌幅显著缩小,尤其是3季度,以人民币计价的进口和出口全面实现了正增长。同时,由于出口增速依然高于进口增速,中国继续保持了较大规模的贸易顺差。今年前3季度,中国货物贸易出口10.1万亿元,进口7.5万亿元,实现贸易顺差2.6万亿元,同比扩大0.6%,对经济增长仍有可观的正向贡献。同时,应该积极看待近期中国进口的快速增长,尤其是三季度进口增速超过出口,背后反映了中国利用贸易条件改善和大宗商品价格低位运行有利时机,大幅增加对铁矿石、原油、煤、铜等商品进口,这对中国长期发展和短期内全球经济复苏都有积极影响。

  首先,各产业平稳增长。2016年1-9月份,第一产业增加值40666亿元,同比增长3.5%,比上半年增速提高0.4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209415亿元,同比增长6.1%,与上半年持平;第三产业增加值279890亿元,同比增长7.6%,比上半年增速提升0.1个百分点。从细分产业看,金融业、房地产业以及建筑业增速小幅回落,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以及工业增速小幅回升。

  其次,工业增长稳中有升。1-9月份,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保持在6.0%,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保持在6.9%,增速均与上半年基本持平。其中,3季度工业增长6.1%,比上半年增速回升0.1个百分点。在去产能的背景下,取得这一增速实属不易。9月份原煤产量同比下降12.3%,原油产量同比下降9.8%;前3季度,采矿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4%。

  最后,从全社会发电量和用电量指标来看,经济回暖特征明显。1-9月份,发电量同比增长3.4%,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4.5%,两者增速相比上半年的1%和2.7%,以及2015年的-0.2%和0.5%,均有明显触底回升特征,尤其是3季度增速大幅回升,已经回到甚至超过2014年水平,实现了“U型”反弹。

  从价格指数来看,9月份CPI为1.9%,比8月份回升0.6个百分点,同时也高于近两年1.6%的平均水平;非食品CPI为1.6%,比8月份回升0.2个百分点,高于近两年1.1%的平均水平;核心CPI为1.7%,比8月份回升0.1个百分点,同时高于近两年1.5%的平均水平。分季度来看,相比1季度和2季度,3季度非食品CPI和核心CPI有明显的中枢上移趋势。

  更为重要的是,PPI跌幅持续缩小,9月份实现了正增长0.1%。尤其是9月下旬,国家统计局对24个省市区流通领域9大类50种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的监测显示,与9月中旬相比,28种产品价格上涨,3种持平,特别是有色金属、煤炭、非金属建材等大类出现全面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CPI和PPI的相对变化,“CPI-PPI缺口”进一步缩小,9月份下降到1.8个百分点,为近年来的新低,这预示着工业企业的实际收益回升,将对企业下一步扩大投资经营活动产生积极效应。

  3季度中国经济回暖不是政府“强刺激”的结果。事实上,中国货币政策保持了较为稳健的水平,而财政政策的刺激力度还有明显减小,市场内生力量增强。

  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定位,而且相比全球的流动性宽松,中国货币政策实际上偏紧。

  首先,2016年中国广义货币增速放缓。2016年,中国基础货币余额同比负增长,货币乘数上升到历史最高点,9月份广义货币(M2)的增速也仅达到11.5%,相比2015年13.3%的实际增速和2016年13%的年度增速目标,增速都明显偏低。同时,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增速为12.5%,相比6月份的12.4%没有明显的上。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投注集团-广州秒速赛车智能家居公司 版权所有